快捷搜索:

水龙吟小沟东接长江翻译赏析

《水龙吟·小沟东接长江》作者为宋朝书生苏轼。其古诗全文如下:

小沟东接长江,柳堤苇岸连云际。烟村子飘逸,人闲一哄,渔樵早市。永昼端居,寸阴虚度,了成何事。但丝莼玉藕,珠粳锦鲤,相留恋,又经岁。

因念浮丘旧侣,惯仙境、酒杯沈醉。青鸾歌舞,铢衣摇荡,壶中寰宇。飘堕人世,步虚声断,露寒风细。抱素琴,独向银蟾影里,此怀难寄。

【媒介】

《水龙吟·小沟东接长江》北宋文学家苏轼创作的一首词。这首词上片运用景事反不雅伎俩,写功名未就,认为空悲而又逝世力排解与劝慰的心态。下片运用仙话依靠的笔法,回忆起京城令作者陶醉的生活,感叹贬居黄州后的无奈心境。全词以景托情,正反不雅照,将自己此时此地对人生、对现实怀有虚无感和伤叹感很好表达出来。

【注释】

⑴哄:一阵喧闹。

⑵永昼:日间。端居:谓寻常住所,安居。

⑶丝莼(chún):湖水植物,可作菜。

⑷珠粳:名贵粳米。

⑸浮丘:浮丘公,古神仙名。

⑹惯:习气于。仙境:西方瑶池。

⑺酒杯(shāng):酒器,酒盏。用形似羽(鸟)、觞(兽)作,故名。沈:即“沉”。

⑻青鸾(luán):女子,这里指歌妓舞女。

⑼铢(zhū)衣:轻衣。古代二十四铢为两,这里极言衣轻。摇荡:飘荡。

⑽壶中寰宇:瑶池之一。

⑾飘堕:飘落。

⑿步虚声:羽士唱经礼赞声。露寒风细:喻指贫寒生活。

⒀银蟾:传说中的玉轮。

【翻译】

亭前小沟东临长江,柳岸苇堤一望无际,恬静的村子庄只有卖鱼卖柴的人在早上作买卖时才喧闹一阵子。成天安居无事,时间白白度过,什么事也未作成。不过,莼菜、白藕、珍米、锦鲤等食品,年复一年地脱离不了。

想和旧交猛饮如浮丘在仙境般的生活,歌妓舞女穿戴仙女般飘柔的衣,轻歌曼舞于瑶池。飘落到了人世,再也听不到羽士诵经之声,只好过着风露交加的生活。我抱着一张白色的琴,独自一人面对月宫弹奏;否则,对君缅怀之情是难以依靠的。

【赏析】

这首《水龙吟·小沟东接长江》作于宋神宗元丰五年(1082年)正月。词中所写阵势、景致、处境与情怀等所表现的词意与《水龙吟·小舟横截春江》的类同,很可能是寄赠闾丘孝终太守的。

上片,运用景事反不雅伎俩,写功名未就,认为空悲而又逝世力排解与劝慰的心态。开首五句,写了临皋烟景:小沟、长江、柳堤、苇岸、烟村子、早市。它们叠印成了“连云际”的“飘逸”而喧闹的渔樵之乡的风景图,很有特色。面对如斯标致的江滨风光,东坡竟孕育发生了与凡人不合的人生感叹:“永昼端居,寸阴虚度,了成何事。”然而,东坡终究是东坡,迅即调剂心态,从“丝莼”、 “玉藕”、“珠粳”与“锦鲤”的平常庶夷易近生活中,看到了一条值得留恋的人生蹊径。

下片,运用仙话依靠的笔法,回忆起京城令作者陶醉的生活,感叹贬居黄州后的无奈心境。开首六句,从宴饮和歌舞两个侧面,再现了昔时东坡京城那种“浮丘”神仙式的、“仙境”瑶池般的“沉醉生活,再现了众“青鸾”穿戴“摇荡”的“铢衣”,进入“壶中寰宇”而“歌舞”的缥缈轻举美之情景。颇有“坐中年少暗消魂,争问青鸾家远近”(柳永《木兰花》)的韵味,反应了东坡借神仙、瑶池以解脱空虚苦闷的无奈心态。紧接着,笔锋一转,反照现实,天上人世,好不凄惨,从“仙境”、“壶中寰宇”的瑶池陡然“飘堕人世”,过着“露寒风细”贫苦的贬居生活。与《水龙吟·小舟横截春江》作《越调笛声慢》赠公显的心境一样,独一告慰故友的是“我”抱素琴,独向“银蟾影里”遥慰,否则, “此怀难寄”。

全词以景托情,正反不雅照,杂以仙话的点化引用,作者将自己此时此地对人生、对现实怀有虚无感和伤叹感表达得淋漓尽致。道韶光易逝,叹怀才不遇;借仙话隐道,解脱空虚愁苦。纵不雅全词,捉住虽以“抱琴”“独向银蟾”遥慰,仍隐留着“此怀难寄”之感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